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-06-08 00:00

琉璃火 徐詠璇

來世不做專欄人

看黃裕舜老弟寫〈今生不做KOL〉,我笑得捧腹——「KOL是二十一世紀公共輿論空間的一大禍害,操控大眾情感。談笑間,唯一灰飛煙滅的,乃是公眾對常理及真相的堅持。」 別看他文章寫得長,其實他只二十三歲,他寫《信報》專欄〈政思故我在〉,也算奇葩。 先解題:我說來世不做專欄人——是因為下一世,應該沒有報章了吧,哪還有專欄? 我學寫專欄,三十多年前,戰戰兢兢。當時專欄作家是有點地位的,先是因為有許多前輩名家,百花齊放百家爭鳴,而《明報》、《信報》都是以副刊,甚至政論專欄稱霸傳媒,一時瑜亮。 不過很快便有猛烈批評,說「豆腐膶」文章「割裂」思想,作者和大眾都只有支離破碎思考方法,甚至是「即食」快感而已。每天 ...

(節錄)全文共66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