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-04-24 00:00

無覓處 羅啟鋭

看眼難忘

從前,丘世文寫過一本書,叫《周日床上》,跟他的《看眼難忘──在香港長大》同一個系列,也是他眾多的出版物中,唯一的小說。 說是小說,我總覺得《周日床上》更像一本散文集,零碎地寫出香港長大的嬰兒潮一代,順理成章地成為優皮一族後,生活富足之餘,在不用上班的星期天,躺在床上,不着邊際的胡思亂想,想事業,想社會,想愛情,想未來。 這種慵懶的、憂來無方的、布爾喬亞的胡思亂想,現在看來,還真是一種奢侈,今天的很多事情,是從前萬萬想不到的。 這叫我想起再早些年,我還住在大學宿舍的時候,那段歡愉飛快的日子。那時候,我的同房室友,是個與世無爭、自得其樂的小伙子,每天早上,當他睡到自然醒的時候,無論星期幾,他都會躺 ...

(節錄)全文共84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