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-09-10 00:00

嚮往發呆 林創成

安能辨我是漢胡

「雄兔腳撲朔,雌兔眼迷離;雙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!」 木蘭代父從軍的故事家喻戶曉,可惜這位女扮男裝的巾幗英雄實實在在撲朔迷離,甭說性別難辨,兼且姓氏莫測,連其種族、國籍與時代背景亦是眾說紛紜。早於1999年,迪士尼推出卡通版電影《花木蘭》,土耳其的國族主義政黨就號召抵制,原因是「這部動畫電影藉由宣揚匈奴人是壞人、中國人是和平愛好者,來扭曲並詆毀突厥歷史」。 來到2020年,迪士尼又推出真人版電影《花木蘭》,不但再次受到抵制(這次原因是女主角劉亦菲撐港警),木蘭其人其事重新掀起熱烈討論。考古學界的叔父輩與少年郎踴躍發表高論,認為木蘭既不姓花,也不是漢人,她的身份極可能是蒙古人,最低限度是胡族 ...

(節錄)全文共73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