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-06-04 00:00

後不變期 余家強

六四.三十出頭

放大圖片
去年,文學雜誌《無形》6月號向我約稿,我交出〈六四終三十〉為題,像念錯乘數表,關於六四情意結,會終止於三十周年。記憶很奇怪,逢五逢十隆重其事一些,接着猜拳十五二十,二十五銀禧也別致,來到三十煞尾轟轟烈烈。無三不成幾,三十年前即是幾十年前,幾十年前即是咸豐年前,餘此類推,仍會為清朝揚州十日屠城沒齒難忘嗎? 果不期然,六四遠離了我們,倒不單因為數字感覺。2019六四熱鬧完,形勢急轉直下,幾日後6.9大遊行、6.12放催淚煙,香港人自顧不暇,議題畫龍點睛在「反送中」,抗爭者還怎想到向中國投送關懷? 中國經濟急成長,由吃不飽變土豪。人往往對貧窮親戚願意憐憫(亦令自我感覺良好),於是起初同情六四,對暴發 ...

(節錄)全文共105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