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-03-26 00:00

毋枉管 張總

知人難上難

讀歷史才能「知人曉事論世」,其中又以「知人」最難。要幹大事的人,要知道在上那些人、平輩那些人、在下那些人,缺一不可。商鞅投對了秦孝公,變法成功,但損害了既得利益的平輩,秦孝公一死,新君上任,要行商鞅之法,但不要商鞅本人。 商鞅不知人,不知危流勇退,結果作法自斃,車裂而死。但商君法奠定秦國強大,商鞅還在不在,無關重要。 王安石也投對了宋神宗,以宋神宗之剛毅,仍擋不了舊派之衝擊。他只貶了司馬光去寫《資治通鑑》,也算立一大歷史之功,但那知司馬光比王安石還硬頸,死前一年,居然盡廢新法,但王安石、司馬光都看錯了蔡京這條變色龍,牆頭草兩邊倒。王安石、司馬光死後,蔡京得勢,北宋遂亡,沒有蔡京,不致於此。 兩 ...

(節錄)全文共57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