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8-01-06 00:00

忽然文化 占飛

大才多狂傲

放大圖片
有大才的人總難免狂傲,尤其是自許天降大任的思想家和作家,更難免狂妄。1889年,尼采(Friedrich Nietzsche)精神崩潰,逝世前十多年間,他彷彿覺得自己時日無多,下筆特別狂妄,一口氣寫成《華格納事件》、《尼采對抗華格納》、《反基督》、《偶像的黃昏》和《看!此廝!》5書,創作力認真驚人。 1929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德國作家湯馬斯曼(Thomas Mann),為逃避納粹迫害,移民美國後曾豪言:「我在那裏,德國文化便在那裏。」(Wo ich bin, ist deutsche Kultur.)狂妄的程度,不讓他的前輩尼采。 梁漱溟比湯馬斯曼毫不遜色。1941年,梁漱溟在香港創辦《光明報 ...

(節錄)全文共171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