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7-12-27 00:00

視線所及 陳心遙

2017年眨下眼就嚟完。 你會用一個咩形容詞嚟描述過去一年。日本年度嘅漢字係「北」。香港又會係咩字?俾我揀,我會揀個「攰」字。 唔係「疲倦」、「累」,係香港人會講嘅「攰」──前幾年透支晒所有力氣,而家對於外界發生任何事都感到無力嘅狀態。如果你喺辦公室覺得「攰」,又唔敢辭職,無力反抗同事們上司們老闆們對你額外嘅工作要求,你嘅下場就係晚晚OT到凌晨,直至過勞死為止。如果你喺學校覺得攰,就會硬食所有校規、功課,甚至係欺凌,然後解釋唔到自己何來憂鬱,仲要俾有頭有面嘅前輩怪你唔捱得,做乜唔跳崖一博? 原因就係你已經好「攰」,世界永遠不似你預期。原來書本教嘅、電影講嘅自由平等博愛真善美都行唔通嘅,弱肉強食 ...

(節錄)全文共98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