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5年2月28日

閱讀生活 張灼祥

念舊

七年前見Bill Macauley那個早上,八十多歲的他看起來竟是那麼精神,腰骨挺得直直的,英國紳士的打扮,說起昔日香港,他說沒有什麼印象了。只記得在校園草地望向北,可見獅子山;望向南,可見維多利亞太平山頂,遠在天邊。倒記得有天星碼頭,乘小輪從尖沙咀到中環,十五分鐘才一班船(好記性,要等多久竟還記得),從旺角或尖沙咀乘坐火車到新界旅行,屬一等一大事,會緊張好幾天。 宿舍生活細節還記得清楚:「那洗手間的水嚨頭好像仍是一樣,洗臉的石盆該也一樣。」 Bill如是說,卻是從沒考究:幾十年來,即使那銅管水喉不用更換,浴室的花灑該更換了吧。Bill做宿生的日子,沒有熱水供應,冬天冷水照頭淋,他卻不以為苦。 ...

(節錄)全文共61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