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5年1月31日

國金趨勢 尹子軒

賦權歐委會 歐盟方可脫困

放大圖片
上周歐洲央行宣布歐羅區史上第一次量化寬鬆(Quantative Easing),試圖刺激自2008年起疲弱至今的歐盟經濟。雖然作為非常規救市手段,手法上與美國的QE相似,但在政經結構大相徑庭的歐盟施行卻不太可能幫助復蘇,反而可能為尚在稚嫩的泛歐民主機制帶來衝擊,引發歐盟更大的憲政危機。 迫南歐國家緊縮 央行卻量寬 歐洲央行已多次削減利率,但歐羅區通縮勢頭未有消去,可見常規寬鬆貨幣政策對歐盟各國積弱已久的經濟影響有限。再者,歐羅區結構上的南北失調,南歐諸國政府(造假賬的希臘除外)在歐債危機後接收的私人債務竟多半來自北面的歐洲國家,央行即使購入債務或者對各國銀行放寬信貸,均不過是助長了這些國家的銀 ...

(節錄)全文共158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