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5年1月30日

國際隨緣家書 沈旭暉

國際隨緣家書開場白

放大圖片
不經不覺,寫國際關係評論已有十多年,人生有幾多個十年?這是最有效令國際關係「落地」的途徑嗎?怎樣才可以令更多人關心國際事務,又不用被那些術語及名字嚇跑? 這問題糾結了筆者很久。直到月前,某潮流雜誌創辦人向本人說,很喜歡看本人婚禮時派發給來賓的散文集《隨緣家書》,覺得充滿人性,而且字裏行間隱含發自自然的幽默,說假如國際關係也可以如此表達,也許能接觸另一群受眾。 這番話令本人想了很久。香港的評論文章一向四平八穩,講求專業的「感覺」(雖然內容不一定專業),缺少個人特色,而少數極具個人特色的,又往往顧此失彼。因此很多時候,筆者的評論會刻意避開「我」字,以為分析要客觀,就得令讀者遠離主觀的「我」。但本人 ...

(節錄)全文共104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