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5年1月21日

康和健 顧小培

實事求是

我先在前天說:「『條理』的應用,遍及於所有學術,但顯然『西學』比較『中學』更注重條理。這從西醫與中醫的立論中已可見一斑。回復到晏子的說法,西醫更偏重醫療的『術』。他針對的,是各式各樣的病,致力查究其中的來龍去脈、起承轉合;在其中的天然『條理』中,試圖找出它具體的弱點或破綻,然後一舉打擊之」。我再在昨天,提及西學中專注有關「條理」的科學,叫「拓撲學」實事求是我必須急急補充,我絕對不是說(相較「西學」),「中學」缺乏條理。我們中國傳統學問中的條理,與西學中的條理各有千秋。只不過,我們是偏重於看形、看勢,西方人則更着重看技、看術;於是在「應用」起來之時,我們實際能做到的,未免稍遜。其中的關鍵在於「應 ...

(節錄)全文共716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