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14年11月1日

政局筆記 江麗芬

當香港只餘一種聲音

「愛」字頭早前走到佔中發起人之一、朱耀明牧師的教會「請願」。聽說,示威者讀完聲明後,看看手表,覺得尚有時間,於是把聲明重讀一次,然後例牌地向教會代表人遞交請願信、合照,時間夠了,隨即收隊離場。 一份聲明,要重複宣讀兩次,旁觀者的解讀是:這群示威者是職業示威者,未夠鐘收工,惟有把聲明再讀一次;例牌合照,則可證明自己「有做嘢」,做完便可收工。 從曠日持久的佔領現場聽到這一則笑話,說的人覺得可笑之餘,也覺得非常無奈。更令人無奈的是,這並非個別例子,類似例子近幾年間經常出現,令港人覺得陌生,「很不香港」。 像上周末,大約一千人舉行反佔領、撐警察的燭光集會,集會現場一切似曾相識,恍如金鐘佔中晚會一樣,同 ...

(節錄)全文共186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