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1月30日

琉璃火 徐詠璇

垃圾窩居曱甴屋

「社會上有群人每天在布滿污垢和蟲蟻亂竄的垃圾生活作息。」任何電影、紀錄片,最難是寫社會最底層的苦困。Les Misérables其實浪漫,你要看到許鞍華的《天水圍》系列才感受到人間鬱苦殘酷,看到韓片《上流寄生族》裏,坐廁就在飯桌旁,然後水浸屎尿滿溢,才覺悲慘的荒誕。 「都市的孤獨與疏離或催生出垃圾屋,他們囤物至家中每個角落,卻無處安放自己的心靈。直至社工和民間義工漫長又艱巨的上門勸導,他們才被理解與看見,開始整理自己的房子與人生。」要特別一讚《星期日檔案》的《垃圾窩居》,不煽情,不批判,甚至不正義凜然,卻寫出了社會的窘境。 澤基阿伯,娓娓道出自己從內地來港之後無親無故,被斷定精神分裂,沒工作, ...

(節錄)全文共62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