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1月23日

人云我云 馬揮

意在言外

跟一電影導演閒談。他認為電影是綜合藝術,沒有什麼是電影無法表達的。他是導演,有此想法,顯出他滿懷雄心壯志,志可嘉,卻難以同意。 詩意,電影就難以拍出來,甚至無法拍出來。舊體詩要「詩中有畫」,容易。馬致遠的《天淨沙.秋思》:「枯藤老樹昏鴉,小橋流水人家,古道西風瘦馬,斷腸人在天涯。」就活脫脫是幅畫。電影可以用幾個蒙太奇拍出來。關鍵在:如何表現畫中人是斷腸人呢?電影比畫好,可以大特寫斷腸人一臉愁苦、痛不欲生的表情。可是,「天涯」卻是個抽象概念,電影如何表達呢? 舊體詩無可比擬的特點是,意在言外,要讀者自行品味。比如:柳宗元的「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」。讀懂全詩不難,難在體會 ...

(節錄)全文共65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