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1月22日

非一般翔 翔名生

兔仔花

嬸嬸去世後,我一直保留着她的通訊戶口。為什麼留着?那裏存着我腦海以外,唯一一個地方,收藏着我和她這些年的回憶。當用手一直回掃時,就如回到當天一樣。 那天晚上我趕到醫院時,送她來的救護員告訴我,她是回到舊居附近時,躺下了。沒有掙扎,或驚天動地的過程。 我看着她靜靜地躺着,睡着般安詳,身體及手掌仍有餘溫。我不斷提醒自己,讓升起的絲絲哀傷和不捨,都轉成一個個祝福,恐怕任何流露,都可能引起不捨,放不下。人生處處,只是一個個驛站。時候夠了,別忘懷流連了。 我輕輕捧了嬸嬸的面龐一下,長大後絕少做的動作。 這些年,我們的溝通,只在手機上冰冷的文字而已。 此刻,她剩餘的生命氣息,是那消失中的體溫。是真正的安息 ...

(節錄)全文共61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