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1月20日

涼言天賜 劉天賜

溫柔

溫柔是一種美態,很多人用於女性方面;然而,男性也有溫柔一面。 有人把古時婦女描寫成極端溫柔,也是「武器」之一,這種武器,直叫男人難於招架,女性一旦使出,氣蓋山河之大男人,唯有扯白旗而已。古今中外皆是。 很多應驗於「霸王氣概」的男人身上。溫柔的女性說話陰聲細氣,用詞謙虛。如果愛聽戲曲,便會發現,女旦唱子喉,必然盡量婉轉,大男人自以為是世界中心,自然飄飄然了,十分自大、自我中心的感覺良好,倍感到他的女人便是溫柔的,其實只是依着男人意思做而已,這些行為、態度,算不算溫柔?只可算是屈服、順從罷了。 很多人將溫柔說成是粗暴的反面,只對了一半。粗暴,有硬朗的,有橫來的,如果橫來,並不是不溫柔也,而是純粹粗 ...

(節錄)全文共66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