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1月20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秋夜的鑰匙

初秋微冷的11月,斑駁的陽光中,偶然想起在紐約孵豆芽時,認識一個波蘭裔的攝影系同學,以及他那件長年累月、莫問寒暑都穿着的軍褸。 說是波蘭裔,他其實又有四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統,和四分之四的意大利性格,反正,就是跟傳說中,憨厚單純的波蘭人完全不一樣,非常的鬼馬調皮。學習語言的能力又高,在唐人街拍了那麼的幾天學生製作,便懂得跑到乜街──對,紐約唐人街內,的確有條街,名叫「乜街」──街口的麵包店去,指着櫥窗,半鹹半淡地說: 「Bay我雞尾包。」 遇上剛從台山移民過來的店員,聽不懂他的意大利口音廣東話,他還會搖一搖頭,長嘆一聲,「哎,錯不在我而在你」,無奈地用英文再說一遍: 「Give me a ...

(節錄)全文共90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