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1月16日

非一般翔 翔名生

日本俳句與原酒

立冬之際,在日本人俱樂部過了一個難忘的晚上。Keiji先生告訴我,為了這天令大家更難忘,為我們準備了一些特別東西。以我了解的日本人,開口講重點;打開一看,不得了。是金獎連連的日本大吟釀原酒,在清酒類別中,是屬於最精最珍貴的,若日本米是國寶,那麼,這樽玉液,是國寶的靈魂。 這晚,注定不同凡響。 日本人有多重視交情,還看心思。Keiji是我的前輩,我們相識有緣,也惺惺相惜。同桌還有主人家Yagyu先生,對日本文化有深厚的品味,也樂於向香港乃至全世界推廣。 美酒佳餚,還有好朋友的話題,是完美得如獲至寶那種感覺。 酒到濃時,鄉愁在大家腦海湧現,一起唱起李叔同的《送別》,那是日本人傳統畢業別離的一首歌。 ...

(節錄)全文共62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