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1月6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紅棗小偷

非常奇怪地,我的男性朋友們,就我剛發表關於他們內衣褲顏色的推斷,反應居然不及他們的太太、小三、前妻、女友與男友,來得那麼大,那麼可愛: 「你黐線!佢間唔中都有着白色內衣褲㗎!」 「又畀你估到喎,佢自己有冇買我唔知,我經手嘅就真係無白色嘞。」 「之前之後我唔敢包,我同佢嗰期,就一律碎花孖煙通。」 「咦,佢係咪着白色內衣褲?咁你唔講起,我又真係無留意噃。哈!究竟係咩顏色呢吓,你話?」 我話?我點話? (啊,上帝,請原諒她們;因為他們所着的,她們不知道。) 說到底,白內衣大盜事件,只是香港低迷的酒店業內一個小小的漣漪。跟當年差不多同一時期,一單離奇的家居失竊案一樣,沒有引起大眾太多注意,卻同樣地耐人 ...

(節錄)全文共74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