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0月28日

視線所及 馮文韜

借醉

「出來社會做事怎能不喝酒?難道一輩子只飲汽水嗎?」記得大學時出席某組織聚餐,聽到有前輩這樣說。的確,很多人眼中飲酒是成年人的象徵,若飲的是葡萄酒、威士忌或白蘭地等,更可展示自己的社會地位。酒精亦有助放鬆心情,能更暢快地與他人交談,宴前的酒會便能發揮這樣的作用。 無奈酒量一向不佳,在法國交流時跟朋友上品酒課,三杯白酒下肚雖不至於醉倒,卻已異常亢奮,說話大聲而且胡言亂語,甚至只能勉強走到直線,使人大跌眼鏡。多年過去,酒量沒有寸進,數星期前與朋友到酒吧,一杯雞尾酒已使我「飲大」了,不停搭着一位新相識朋友的肩膀,說很替他找到我的女性朋友作伴侶感到高興;接着又不斷請他別見怪我在講廢話。幸好他為人不錯,還 ...

(節錄)全文共60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