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0月21日

護眼珮方 葉佩珮醫生

俯伏的體會

放大圖片
「佩珮醫生,你是我第三位眼底手術醫生。過去一年,我都是過着俯伏的生活,經歷了視網膜脫離、重做、打油、抽油後再脫離……今次我真的恐懼,你能幫我做第四次手術嗎?俯伏的世界實在太刻骨銘心。」 聽了這病人的體會,心沉了一沉。作為手術醫生,除了計劃和尋找更好的醫學方法外,更想從病人角度去想。病人已知俯伏的需要,但姿勢正確嗎?有其他選擇嗎?能捱下去嗎?不期然地有很多問題湧上了我的心頭,很希望能減輕他生活和心理上的負擔。 上期專欄講述了視網膜脫離手術上的發展,減少了病人俯伏的時間。但玻璃體切除術未免也要注入氣泡或矽油,再加上俯伏的姿勢,才能達致頂壓視網膜的效果。對於一些頸椎有問題、身體有限制的病人,俯伏不到 ...

(節錄)全文共81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