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0月19日

琉璃火 徐詠璇

《曖昧》怎樣才曖昧?

香港話劇團《曖昧》——在幼稚園校門外,一張公園長凳,一個𠱁𠱁轉(剛維修好),一隻偶然墜地的麻雀,偶然的手機壞了墜地,一個偷看。 不過,一切真是偶然? 劉守正演失意中佬絲絲入扣,他原來做house-husband負責帶孩子,原來太太返工賺錢,原來他曾有抑鬱,原來他曾有一個大兒子不過爬窗墮樓死了。報章上常見的慘劇。家常。他無意偷情,但歡迎關心。他很香港,明白一些敏感的容易曖昧或誤會的身體語言,譬如打電話去女主角家找「霞霞」,譬如為她拍照……他是什麼都做但失業的雜工:理髮、鋪線……這便是他的痛和焦慮,不過劉守正仍是太educated,少了中佬男人說不出的失落。 女主角趙伊禕很厲害——那內地口音最煞食 ...

(節錄)全文共684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