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0月16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掰不開的愁緒

我從前常去剪接的工廠大廈,有一部古老升降機,由一個年邁的阿伯操控,有乘客來了,阿伯便會蹣跚地走進升降機去掌門。「喀嚓」一聲,拉上一道閘;再「喀嚓」一聲,拉上第二道閘,升降機也便「卡隆」、「卡隆」地往上升了。 操控其實十分簡單,但乘客都不得自行亂按,畢竟,這部升降機就是阿伯的私人辦公室。老人家在機內的牆角,放了一張老式的戲院摺椅,疲倦時拉下來坐,摺椅旁邊,還有一個小鐵架,放了一套茶具和開水,閒暇時喝。 阿伯早熟悉了這工廈不同的來客,往往問也不用問便按樓層,然後,像個的士司機般,開始談論時事──按他的鄉下話,就是「講時聞」──他對什麼「時聞」都有一套看法,從好「氣頂」的到好「得意」的都有,一邊從他 ...

(節錄)全文共85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