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10月2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英特納雄耐爾

就這樣,二十年轉眼便過去了。 2001年,當我在北京海淀區,一家名叫「竹書文化」的小小錄音室內,替「唐朝樂隊」那幾個高大、勇猛、雄性、眼神凌厲、嗓門沙啞的大男孩,重新灌錄《國際歌》的千禧樂與怒版本時,我們都不知道,一輛被騎劫的民航飛機,正在晨光中,狠狠的衝向紐約世貿中心。 是的,我們當時還在靠晚彩藍的北京,稀哩嘩啦的吃着北京湯麵,熱氣騰騰,一邊討論着該怎樣改編這首法國人原創的革命序曲。 丁武提議先來一段急鼓,接着一陣浮躁的結他,不要太工整,也不要太準確,他說:「太工整太準確,就沒勁頭了!」說完,嚥下最後一箸湯麵,用口技模仿一輪急鼓與結他,再跳上錄音室後山的一面斜坡,高聲試唱起來: 起來,飢寒交 ...

(節錄)全文共87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