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9月25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瘦瘠的無盡大地

如此炎熱惱人的天氣,還得戴着口罩,悶敷着口鼻,身心說話都不愉快,令我想起冰寒凜冽的俄國,想起他們那些風雪故人、無盡大地的故事。 曾經一度,我完完全全的沉醉在蘇俄文學裏,只覺世間一切的傷痛,都不及他們那些埋藏多年、於積雪深處的苦楚。那時候,我着魔似的一再翻看蘇俄小說的用字遣詞,那種漫不經意的艱澀、黯黑、浩瀚、深不可測、牢不可破,甚至覺得,連西伯利亞這名字,也比咱們的北大荒,更加絕望。 多少年來,蘇俄作家的筆鋒,有如一柄滿布着銹漬、卻又離奇地鋒利的刀子,以史詩般的氣魄,刻畫出所有被刺傷和被侮辱的心靈。寫的心酸,看的同樣難受,刺青般磨滅不去──就像咱們中國文革時,造反派敲打階級敵人的一句斥罵口號:必 ...

(節錄)全文共76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