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9月4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天問

英瑪褒曼,曾經是我最心儀的四個電影導演之一,與英國的史丹利寇比力克、俄國的塔可夫斯基,以及日本的黑澤明,四王並列,四根智慧的廊柱一樣,各以自己遼闊通透的目光,凝望着人生無邊無際的風景,一臉的平和── 其視野之寬廣,胸襟之宏偉,早已超越了電影導演的範疇,而昇華到了一代哲人的境界。 四人中,英瑪褒曼的電影,又最深沉無奈,甚至連片名也叫你一聽,心便不由自主地空懸在那兒──也沒有完全停頓,也沒有整個的掉下來,而只像那《第七封印》,只像小時候的魯迅,踩破了弟弟偷偷建造着的風箏夢一樣──人人都早已把事情忘記,內疚的他卻還在原地,久久不能離去。 於是我們輕輕地聽到,英瑪褒曼在空靈的人間雜音中,深層的心房內, ...

(節錄)全文共82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