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8月24日

政治誅心學 黃永

西方新聞價值觀衍生兩大流派

疫情持續之下,愈來愈多學者探討新聞傳媒往後該以什麼模式或何種形式存在,這個研究課題在西方逐漸演變成兩大流派,其中一派主要聚焦「如何救亡」(可稱之為survival school),另一派則關注新時代下傳媒的「存在意義」(existential school)。 這股新聞變革思潮,教人回想起互聯網開始崛起時,傳媒學者便已經想到:當人人也能透過網絡發布新聞,專業記者乃至整個新聞行業的角色要怎樣轉變?其時西方學界亦衍生出兩大流派:以歐洲為首的學者提出「建設新聞學」(constructive journalism),認為網絡言論會令社會更情緒化和一面倒地負面,所以新聞業界要為受眾提供更全面的背景資料去 ...

(節錄)全文共126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