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8月21日

異人獨白 沈一一

身在蓬萊的美景

放下阿蕙送我的半邊心形頸鏈,然後掏出信紙。信紙只有兩張,正常地對摺兩次,對我來說,它卻像拴上最難解的死結,鎖着我最想知道的事情,好像阿蕙為何無故把自己隱藏起來?她現在身在何處?可否聯絡或見面? 這時候已沒猶豫的空間,我立刻翻開信紙,一種熟悉的字體便浮現眼前:每個字如果有「口」字的部分,阿蕙總會寫為「O」;早前送我聖誕卡,便發現她這個書寫的習慣。 勸闖新路 兩頁信紙,字數不多,我快速掃視一遍,內容大約只有三方面,最先提到我跟隨大伯工作的事情: 「我知道,你來回數次幫助大伯,很大部分都是出於『報恩』的心,對嗎?尤其是當你堂兄遭機器鋸掉指頭後,你便急急回來。不過,報恩也得有個限期,男子漢需有自己的路 ...

(節錄)全文共86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