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7月26日

麗都美識 陳頌紅

輕輕搖,好好眠

爸爸是睡仙。隨時隨地,無時無刻,站着坐着,都可以睡覺,有時覺得他比家裏的貓貓睡得更多。小時候他和我乘巴士,即使沒有座位,也常看見他站着睡覺(或者應稱為「打盹」吧?)。還在美國時,周末常帶爸媽去聖地牙哥、拉斯維加斯玩,在長途駕駛的沉悶路程中,通常就只有媽媽陪我聊天,爸爸例必睡覺。明明是早上,理應精神飽滿,他也頂多能在車上撐半小時,之後就會聽到他發出平穩低沉的鼻鼾聲。 我甚少在車上睡覺,可能是沒有安全感,也可能是太喜歡看風景。哪管是日日乘坐的小巴,沿路的街景和建築物都已經看過千百次,仍不想錯過窗外的一切。 不久前在網上看到有關「坐長途巴士易睡」的文章,裏面引用研究指車廂乘客愈多,車內的二氧化碳濃度 ...

(節錄)全文共70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