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7月23日

此時此刻 劉健威

泥鯭吃嫩

雖然仍是休漁期,香港還是不愁吃無魚——我幾乎每天行街市,絕少空手而回,最近常買到的是油斑和鬼頭斑,都是野生,味道鮮美,放在水族缸裏也耐養。連續兩天,都遇上逾八十斤重的大海斑,肉質和味道,又異於一般。 這天買到的是,常見又不常見的魚——手掌大的深水泥鯭。常見,是深水泥鯭很普通,由一斤重到兩三斤都不難買到,但三四両重的還是第一次遇上。魚販極力推薦,她說此魚乾淨又好吃。聽她說,買了三尾回去,依傳統方法用陳皮清蒸,蒸熟下筷,但見魚肉晶瑩皓潔,看着舒服,吃進口中,頓覺驚艷——非常的嫩滑鮮美;相對而言,大條深水泥鯭的肉質粗糙多了。又想起魚販之言,她說,泥鯭只吃深水的,以其乾淨;她曾宰過一般泥鯭,肚裏有條長 ...

(節錄)全文共63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