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6月17日

後不變期 余家強

我支持的「簡體字」

放大圖片
本欄上篇提及吾友黃双如小姐,我最擔心印出來變「雙」,她很在意被寫錯名字的(試問誰不在意)。Belinda家學淵博,乃著名慈善家鄧鏡波外孫女,識飲識食。双字自古有出處,不應視為一般簡體,在「翻譯」過程中自作聰明改成「雙」,是不尊重當事人的行為。 偏偏總有人自作聰明。双如告訴我,自幼試過無數次。 類似例子。某內地讀者email給我,稱呼我「餘先生」。我多承他的厚愛,卻不得不說,恐怕出於一種文化補底心理──他全封信用繁體,相信由電腦自動轉換的。余字是否也自動轉換?視乎軟件AI程度一半一半吧。工余、多余,在繁體要寫餘;姓氏呢?當然不用,但百家姓天曉得有否人真的姓餘?簡體使用者面對繁體潛意識矮一截,內地 ...

(節錄)全文共97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