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2月20日

無覓處 羅啟鋭

初遇張徹導演

我跟張徹導演,先後碰過三次面,印象都很深刻,總的感覺是,每次見到他,他的身體都比前更壞,壞得叫人難過。 你知道,我們看張徹電影長大的一代,都曾經無可救藥地迷戀過他悽艷、血紅、斑駁、孤絕的慢鏡頭——不管是《報仇》、《刺馬》、《十三太保》、還是《新獨臂刀》——每次看完他的新片午夜場,從戲院出來,走進深夜的寒風,人也彷彿增添一份幼稚的義氣與豪情。 我第一次認識張導演,是在紐約讀書的時候,有一天,忽然接到台灣演員程天賜的電話,說張導演要來紐約拍外景,需要一個副導演,替他埋班,拍幾天戲,我一聽導演是張徹,馬上便答應了。 但說句老實話,那時候的張徹,創意與體質都已經走下坡,腰背尤其彎得厲害,人也很混沌,不 ...

(節錄)全文共82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