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2月17日

宏觀灼見 謝棟銘

人行退出常規外滙干預後影響

2020年下半年開始,在經常賬順差擴大、外資直接投資流入,以及外資加大配置中國債券等3重因素支持下,人民幣快速升值,但是中國2020年的外滙儲備卻增長緩慢,成為近期市場話題之一。美國財政部去年12月發布的半年度報告中,也就中國外滙儲備增幅提出疑惑。2020年12月,反映外滙供求關係的銀行代客即遠期結售滙(含期權)差額創下969.95億美元的歷史新高。這是1月至11月平均每月94億美元差額的10倍,顯示出對人民幣需求大幅上升,但是,同期人民銀行口徑下的外滙佔款卻繼續下滑。 筆者認為,要解釋為什麼去年以來外滙流入並未轉化成中國的外滙儲備並不難,主因是人行退出常規外滙市場干預所致。筆者在此想探討人行 ...

(節錄)全文共118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