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2月17日

北狩錄 劉偉聰

辛丑第二篇

庚子年的末日,玄天裏我又喜獲一卷學人書札,甫上手即不忍釋卷,文心學心,天地流轉。更妙的是,裏邊也提到新歲春暇,也提到一本我胡亂想像過的獄中書。 那是錢穆先生五十年代寫給徐復觀先生的一批舊札。徐先生是湖北浠水人,前半生政治,五十後學術,一生學術與政治之間,既反共也反一切極權,我常以為他的學術著作,何止筆端常帶感情,直是冷眼熱腸的大學問,我拜讀了許多年。可惜徐先生跟錢先生的來鴻去雁,目下只見錢先生的一邊,徐先生致錢先生的那一批嘛,可能尚屬安躺在素書樓裏的秘藏遺珍。 這批書札中錢先生每多議及當年《民主評論》的編務與財難,更有許多錢先生新書舊作校訂出版的吉光片羽。我偏愛錢先生1956年的一函:「又教近 ...

(節錄)全文共68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