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2月16日

視線所及 若靜

鄰居.租客

十多年來,我家隔籬左右兩個單位都是用來出租的,兩位業主也是老街坊,每次過來處理租務、裝修事宜,大家遇上也總是閒聊幾句。進進出出的租客也是各有故事。 上手A 單位租客是一對年輕夫婦,一位小男孩,養有一隻狗,還有外傭,兩夫妻熱情有禮,每次遇上都能交談一番。 直至有次午夜,我打開電梯,赫然見到A座租客太太攤在電梯口對面的牆角,而男主人正用腳大力踢她,低聲吼道:「起來!」男人低着頭一腳一腳踢下去,滿面憤怒;而女主人眼神空洞、漠然望着電梯口,似乎那一腳一腳不是踢在她身上。 自此之後,男主人遇見我也沒了以前熱情打招呼,我也能理解這種尷尬。後來又發生一件事,有晚他家的小狗不停地吠,我去拍門沒有人應門;第二天 ...

(節錄)全文共66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