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2月16日

訪談錄 譚淑美

學者解說牛文化

放大圖片
洪若震是中大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,他醉心研究古代文獻和古典文學,是次請他為大家介紹牛在中西文化的意義。 先說中國,「牛」固然是象形文字,但他說許慎的《說文解字》錯了,牛的象形文字是牛頭化成,而非書內寫的牛全身。 「但不論如何,所有書都以『牛』來寓意大物,因此『物』是牛做部首。『物』在古代也代表雜色牛,然後變成彩色旗,再引伸成天地萬『物』。『半』字把牛分半,『解』是把牛角用刀斬下,即肢解,『胖』原意是把牛分成一半來祭祀。」他一口氣說出。 「因此『胖』在古代的意義與現在相反,那時是一半的意思。」他認真地說,犧牲也從牛部,「純色的牛是『犧』,因古人會在祭祀用最珍貴的純色牛。此外,牲就是完整的牛。 ...

(節錄)全文共157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