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1年2月16日

訪談錄 譚淑美

牛年論牛──從西貢到西方

放大圖片
今年是牛年,本欄請來以下兩位講牛。 牛牛義工聯盟創辦人黃美儀(阿Cat)講的是被政府棄於西貢的約80頭黃牛,該處土地貧瘠。她指最初見到牠們時瘦到皮包骨,經她與一群義工送來鮮草,牠們才回復健康。 至於中大學者洪若震則從文化角度論牛,原來不論中西方,牛都與財富有關,而牛在中國是象形文字,英文的A也是由牛的形態而來,最後衍生cattle(牛)和capital(資本)等字眼。他亦談及柳宗元的《牛賦》,指牛有很多用處,卻「富窮飽飢,功用不有」,即令窮者富有,餓者吃飽,自己卻不居功。 牛作為六畜之一,在古時還被餵草藥,試驗該草有沒有毒;至於在香港,牠們不是被無知的市民餵膠袋,就是被政府趕絕,慘事真是……多 ...

(節錄)全文共195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