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2月17日

後不變期 余家強

惟有詞客留其名?

放大圖片
臨近年度樂壇派成績表,粉絲恐怕繼續無緣進場了。如果古代搞頒獎禮,大概填詞人一枝獨秀吧。 作曲無地位的,古人似乎滿足於來來去去那幾十首主要樂譜(宋詞裏稱為詞牌),〈菩薩蠻〉、〈蝶戀花〉之類,舊酒新瓶玩足一千年,方便了填詞文士,記熟平仄,隨口就吟得出,所謂「倚聲」是也。 對新曲需求不殷切,作曲家遂名不經傳,況且無錄音機,《樂經》散佚,舊式打譜方法今天難盡懂,所以詞牌旋律幾近失傳,偶爾一兩首保存, 也呆板得很。南宋詞家姜夔「能自度曲」,即像黃霑兩項雙全,但應該亦像黃霑詞勝於曲吧。 頂禮加額 歌者呢?優伶地位更低。蘇東坡與幕士聊天,「因問:『我詞何如柳七(柳永)?』對曰:『柳郎中詞,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 ...

(節錄)全文共979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