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1月30日

懸壺手記 林小珊博士

生痱滋痛到飛起

放大圖片
秋風送爽,小明也開始打邊爐的日子,但常打邊爐熱氣多,痱滋此消彼長,一粒未平一粒又起,痛苦不堪。打開他姐寫的古穿今小說,今回一位旅居的日本人厚蒼小姐,痱滋反覆發作,只想想也覺得痛。 肺腎兩虛 厚蒼小姐用地道的中文說道:「秀麗大夫,我痱滋反覆發作已經有6年,初初在舌底下有一粒,間唔中發作,後來每月都生痱滋,沒完沒了,尤其在我勞累後或感冒後馬上發作,兩側口腔內側、口唇邊及舌底也有,每次飲水是我最懼怕的時刻,痛死人了。我曾經飲一些涼茶,症狀無明顯改善,後再服用西藥和塗一些痱滋專用外用藥物,沒有改善不特止,還加重了呢,我本身有便秘,兩三天才去到一次,醫師你再看看我的舌頭,黃黃厚厚的一層舌苔,我是不是命不 ...

(節錄)全文共107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