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1月21日

異人獨白 沈一一

我與「大口環」之戀

夏,上午,晨光把瑪麗醫院照得聖潔,希望也把我的心照得晴朗。 核子醫學部的放射科設於癌症中心三樓,經人指引,終於找到它的入口。「我先在你靜脈注射藥水。」護士強調:「雖然它含有微量輻射,但對人體不會造成傷害,之後多喝點水便可把它排出體外。」 曾經上網看過資料,核子醫學每次檢查用到的放射性藥物約為2毫希沃特(mSv),而我們日常身處的環境均有輻射,每年大約是2mSv/y,所以微量的輻射物質不是可怕的東西,像是毒藥可以殺人、也可救人一樣。 注射後,我這個「輻射人」要等一段時間,讓藥水運行至特定器官後釋出放射線,再由掃描儀器記下「造影」,醫生便可判斷我的甲狀腺是否出現病變;就像舊式的照胃鏡過程,病人先要 ...

(節錄)全文共86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