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0月24日

視線所及 畢雙雙

Sainsbury's的惆悵

兒時居住的唐樓單位賣出了,成交在即,忙於收拾舊物。 超過二十多年沒有回舊居,踏入單位,百感交集。曾做「廳長」,睡在搭出來的小閣樓,也在客廳的書桌做功課,旁邊的電視,永遠震天價響,慣了,便不感違和。 拉開抽屜,不得了,原來裝滿留英那年朋友寄來的信,時維1990年,那年在打海灣戰爭。 其時未有WhatsApp call,和家人通長途電話,要跑到宿舍外的電話亭,為省錢,都是用10便士先打電話去香港,隨即收線,要家人回撥,但也不敢多談,總是寥寥數語,知道彼此安好便是。那時電郵亦未流行,要訴衷情、表思念,只能寄信。由紙筆墨硯、貼郵票,到等待等待再等待,每早起床,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郵箱可有遠方來函,冷冽寒風 ...

(節錄)全文共60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