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0月10日

異人獨白 沈一一

親手為第一份工作畫上句號

大伯先把一包以膠袋層層裹着的帛金交給母親,再把一本黑色硬皮單行簿交到我手;翻開首頁,上面寫有父親的姓名和他逝世日子——1971年8月4日,之後每頁都有一堆名字,下面列明一個鮮人理解的數字,例如「傑叔〨O/十元」,幸好父親生前曾教我看懂這種花碼數字,「傑叔〨O/十元」即是「傑叔80元」。 「我已記下誰人交來多少帛金。」大伯拍我肩膀:「你未必全部認識這些人,只希望你記住他們曾為你父親付過心意。」 我一直好好收藏這本硬皮簿,每次翻看,總覺得當中欠缺一個重要的名字…… 父親離開後,翌年5月,考畢升中試, 我僥幸獲派跑馬地一家中學;可是想到日後的學費、書簿費及交通費,家人實在難以負擔,便覺應該停學,出來 ...

(節錄)全文共86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