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0月7日

許劍昭

木蘭代父從軍與疫中狂歡派對

由數名外籍女士合作編劇、導演的2020年影片《花木蘭》,有兩個教人深思的中西文明碰撞點。 電影出現一個與木蘭同樣天生異稟,且懂得魔法的仙娘。木蘭被軍官驅逐後,萬分沮喪,仙娘乘機向她表示自己也經歷過類似的遭遇,由於心有不甘,離家棄族,孑然獨行。 以孝道為重的木蘭,決意不辱門楣,拒絕(選擇了「個人主義」的)仙娘的聯盟提議。木蘭甘願面對屈辱,速返軍營,誠摯向長官、同袍解釋實際形勢有多凶險。 與無窮無盡、去不復返的時間同活,必然身亡的單一個體,永遠是無法勝得過時間的失敗者。唯有不斷繁殖健康的下一代,人方可與時間搏鬥︰通過知識和經驗的積累,培育文化、開創道統、建立文明、延綿生機。 也只有生機勃勃的民族, ...

(節錄)全文共214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