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10月3日

異人獨白 沈一一

帶着遺憾的句號

烈日高懸,無處可逃,這工友戴上闊邊草帽,容貌已在陰影裏隱沒;他低頭專注地刮除殘留人骨的肉屑,然後往盆中沖洗,每洗淨一根,就把它放在枱上光線充足的位置晾曬…… 我駐足細看,湧上心頭的思緒忽然變得紊亂——父親今天下葬,大伯曾說7年後必須依例「起棺」,到時父親的肉體應消失殆盡,仍然黏附骨頭的,便須由工友為他洗刷乾淨,就像此刻所見的情景一樣……到時我只能憑着一堆骸骨與他相認。可是,我從何認出父親的每根骨頭? 這個曾經伴我成長的人,12年來,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選擇沉默,但也不能夠一下子便永不說話? 想到這裏,大伯忽然回頭問我為何呆立哭泣,我哪會知道原因?事實上,我根本沒哭泣,只是淚水不受控地落下而已。 ...

(節錄)全文共838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