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9月16日

女播天下 呂婉瑩

我的妙人母親

家母是個妙人,五十多歲時移民加拿大,前後搬過三個城市,完全沒有適應不良問題,去到哪裏都能結識不同朋友,她的絕活就是運動、美食與適時的幽默。 對,去到哪個陌生的地方,她就會去公園找做運動的群體加入,家母三十多歲開始打六通拳和太極,所以很容易就融入團體。然後她不時就焗蛋糕、餅乾,包糭子,蒸蘿蔔糕、芋頭糕、年糕之類去敦親睦鄰,你送人名貴禮物未必受落,但這些無傷大雅的小食無人會拒絕的,友誼就是這樣建立起來。 家母還是個從不惡言相向的人,還不時很幽默,例如在很無聊的日子,人家最多會說是悶到拍烏蠅,但家母會說:「你看到那隻烏蠅嗎?你知道牠是公的還是母的?」即是說無聊到有時間去研究烏蠅的性別! 年輕時總是往 ...

(節錄)全文共607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