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9月4日

自由的國度 盧安迪

東西文明比較的盲點

放大圖片
半年前,我因疫情從美國回港後,跟本報總編輯郭艷明女士商量,因應將來的時間安排,可否把本欄從每周一篇改為每月一篇。很感謝郭編輯同意了這個安排,本欄將在每月首個周五刊出。 一般而言,學者都是到了至少三四十歲,在事業上有一定地位後,才在公共知識分子的角色上有更大發揮。由於在中學時期的活動,我較早就有機會跟傳媒接觸,及後承蒙長輩提攜,得以在專欄寫作方面逐步發展,對此我十分感恩。現在,我在史丹福大學修讀經濟學博士和法學博士雙學位,學業來到最後幾年,需要更多時間投入研究和求職事務,為日後在學術界和公共知識界的進一步工作奠下更長足的基礎。 另一方面,我在今年3月為《信報財經月刊》的「開卷有益」欄目寫了一篇文 ...

(節錄)全文共1455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