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8月21日

藝文評論 張敏慧

「五鬼一判」花臉戲

放大圖片
《韓非子》一段小故事,寫齊王問:「畫什麼最容易?」畫工答:「畫鬼最容易,因為沒有人見過你要畫的鬼魅。」 唐朝皇帝夢見大鬼吃掉小鬼,遂命畫師畫張「鍾馗捉鬼圖」,從此確立了鍾馗頭號打鬼門神的地位。 前人把一些熟悉的民俗傳說和神話,隱藏在戲曲世界,反映人們對自然災害的無奈,以及對美好生活的憧憬,鍾馗故事就是很受歡迎的例子。 劍麟粵劇團把《鍾馗嫁妹》節本(下稱「節本」)上載到YouTube,讓觀眾在劇場封館期間,欣賞到他們改編京崑鍾馗捉鬼與嫁妹的「五鬼一判」花臉戲。 鬼面乾坤大 戲曲勾鬼面,或簡單,或複雜,都不是胡亂「塗鴉」,而是內含乾坤,各有意思。 劍麟飾演鍾馗,裝扮依據傳統,端肩、扎膀、楦胸、墊背 ...

(節錄)全文共1211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