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8月13日

視線所及 馮文韜

來當花瓶

花瓶除了用以插花,閒來只是普通擺設僅供觀賞。花瓶容易破碎,一般人都甚少像對其他玩物般,不時把玩一番,反倒會小心翼翼地清理,確保花瓶以最光鮮形象示人。時間一長,花瓶漸漸成為了dust collector,若非插滿鮮花,人們甚少會把注意力放在花瓶身上(除非是古董)。 有些人總是對花瓶嗤之以鼻,以為它們虛有其表,既無實際用途貢獻,亦對大局毫無影響力,不過是充當襯托陪襯的裝飾品,何苦浪費時間呢?然而也有很多人願意化身花瓶,眼見家中的洗衣機和電飯煲,天天為人們洗衣煮飯,可算是貢獻良多吧!平素還不是放在櫃中房中,無人關注?出現少許毛病,隨時連修理也不會便被棄之不顧,迅速有新型號取代。當花瓶倒可以好好享受眾 ...

(節錄)全文共632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