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8月13日

後不變期 劉群章

黨爭跟車太貼

放大圖片
上次〈政治人身攻擊之桃色奇聞〉提及唐朝「牛李黨爭」,香港現況何嘗不進入黨爭時代?這裏說的黨爭,不單指政見矛盾,拉闊至全民,毋寧黨同伐異,總之敵人反對的我們要贊成、敵人贊成的我們要反對,意氣之爭,相當幼稚。 牛李黨爭(公元808-846年),牛僧孺為首的牛黨代表以進士科出身的寒門官員,與李德裕為首的李黨代表以明經科出身的世家官員,針鋒相對,既似當今泛民與建制派衝突,又似建制派內新舊電池間窩裏鬥,屁股指揮腦袋,坐在什麼位置說什麼話,未必有道理可言。 影響所及,不少唐朝詩人惹禍,其中李商隱最慘情。李商隱(813-858),字義山,擅寫朦朧浪漫作品,《唐才子傳》評他:「忘家恩,放利偷合。」於是後世總以 ...

(節錄)全文共1013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