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返回前頁列印

2020年8月11日

天圓地方 梁守肫

既有良民證 何不發「良界證」

以契約精神來看待地界,才造成百年前丈量約份圖上的地界被視為法定,而現代以先進技術重新訂定的地界,以座標數據方式表達,並可以無誤地放設標記在地上者,卻從無賦予法定的地位,即法定地界只存於圖上,而不存於地上,但設計、施工及投資等卻全繫於地上,這矛盾一天不改善,則新界的丈量約份地段便永無妥善處理方法。 即使已經於1995年底訂立了《土地測量條例》,也只是引進了政府與私人執業土地測量師的分工,以及技術上的改進,但基本的契約概念從未有改。十多年前訂立了的《土地測量條例》本以為可以修正這契約概念的,但切實的執行措施,卻胎死腹中,香港測量師學會實已鍥而不捨地催促政府跟進,但礙於立法過程繁複,加上立法會無暇處 ...

(節錄)全文共1381字